财经网 产经 财经 教育 蝶变舆情 读书 房产 商法 旅游 消费 论坛 读报

手机版注册 | 登录 |

财经网 新闻

2016年至今执结2360案 发布五大典型案例

海事法院通报基本解决执行难情况 到位案款12.17亿

2018-09-20 19:53 青岛财经网-青岛财经日报

字号:T T

9月20日,青岛海事法院通报了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情况,发布5起基本解决执行难典型案例。

9月20日上午,青岛海事法院召开“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新闻发布会”,该院副院长宋俊文通报了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情况,执行局负责人于文斌发布5起基本解决执行难典型案例。

记者从发布会获悉,自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决策部署以来,青岛海事法院紧紧围绕目标要求,研究制定工作方案,细化分解工作任务,实行挂图作战,倒排工期,举全院之力攻坚执行难,强力推进该项工作进展。青岛海事法院实行“一把手”挂帅,层层传导压力,层层落实责任,全院以执行局为主,有关部门密切配合,凝心聚力,形成了基本解决执行难的整体合力。面对海事执行工作点多、线长、面广,执行力量不足等实际困难,青岛海事法院主动向省级及辖区七个地市党委、人大、政府、政协汇报执行工作部署和进展情况,争取有关方面的支持,积极推动建立完善海事执行联动机制,形成破解执行难综合治理新格局。目前,青岛海事法院已与青岛海关、荣成市海洋与渔业局等有关单位签署执行联动协议。2016年以来,青岛海事法院新收各类执行案件2449件,执结2360件,结收比为96%,结案率为87%,执行到位金额达12.17亿。

据了解,青岛海事法院把执行信息化建设与应用作为重中之重,加强执行指挥中心实体化运作,认真落实“三统一”执行办案管理模式,执行网络查控平台已得到普遍应用,实现了网上办案;运用全国法院统一运行的执行案件流程管理系统,加强对执行流程的信息化监控,执行工作规范化水平明显提升;建立健全了评估网拍机制,自2017年7月实行网拍以来,该院涉网拍执行案件74件,网拍59起,已成交36起,成交金额高达1.03亿元,标的涉及船载发动机、游艇、渔船及上万吨级的油轮、货轮等涉海、涉渔财产。

为加大信用惩戒力度,青岛海事法院定期发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通过限制高消费、罚款、拘留等执行措施,倒逼被执行人主动履行法定义务。2016年以来,发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719条,纳入限制消费名单1004人,采取拘留措施5人次。期间,青岛海事法院组织开展了“执行案款集中清理”“百日执行攻坚”等专项行动;调整充实执行力量,强化执行保障,为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提供了有力支撑。

新收执行案2449件执结2360件

2016年以来,青岛海事法院共新收各类执行案件2449件,执结2360件,结收比96%,结案率87%,执行到位金额12.17亿元。2018年以来,终本合格率是100%,信访办结率为100%,信息录入差错率为0。

其中,首次执行案件,2016年收案811件、2017年收案686件、2018年收案558件,执行完毕928件、终结本次执行程序820件、终结执行202件、销案38件、驳回申请7件、不予执行1件;恢复执行案件,2016年收案17件、2017年收案50件、2018年收案31件,执行完毕65件、终结本次执行程序14件、终结执行11件;执行保全案件,2016年收案1件、2017年收案4件、2018年收案138件,保全完毕75件,部分保全11件,无标的物可实施保全18件;委托执行案件,2016年收案16件、2017年收案42件、2018年收案63件;执行异议案件,2016年收案17件、2017年收案16件、2018年收案31件,准予撤回异议和申请的12件、驳回异议和申请的24件、异议成立的6件、异议部分成立的1件。

三大举措助力破解海事执行难题

一是把执行信息化建设与应用作为重中之重。加强执行指挥中心实体化运作,认真落实 “三统一”执行办案管理模式,加大对外出执法行为的监督与调度,以信息化手段促进消极执行、不规范执行等问题的解决。目前,执行网络查控平台已得到普遍应用,实现了网上办案。积极推进执法协同平台建设和应用,在干警手机APP中接入山东海事局的船舶AIS信息服务平台,实时掌控涉案船舶信息,为扣押船舶提供了便利。

二是加大信用惩戒力度,定期发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通过限制高消费、罚款、拘留等执行措施,倒逼被执行人主动履行法定义务。2016年以来,青岛海事法院发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719条,纳入限制消费名单1004人,采取拘留措施5人次。

三是深化执行体制机制改革。将执行庭升格为执行局,积极探索完善团队执行工作模式,组建4个执行团队,探索成立东营法庭、威海(石岛)地区执行分队,强化团队之间的配合与协作,实行执行裁判权与实施权分离,就近查控就地执行,有效分流省内执行实施类案件。加快落实省外异地委托执行,切实提高执行效率,缩短办案周期。

六项措施健全执行工作长效机制

一是规范执行流程管理。依托执行信息流程管理系统,对所有执行案件实行全面动态无缝隙监控,有效预防选择执行、消极执行现象。

二是规范执行案款管理。扎实开展了执行案款集中清理,健全了执行款物及时过付的长效机制,实行一案一账户、人款分离、即收即付。

三是规范终本案件管理。对2016年以来的813件终本案件进行逐案审查,建立台账,并进行财产核查,发现有财产可供执行的,及时恢复执行。

四是健全执行救助机制。修订完善了救助办法,加大对困难当事人的救助力度,2016年以来,青岛海事法院受理执行救助申请22件,申请金额801665元,已办结22件,支付执行救助资金801665元。

五是建立健全评估网拍机制。截至9月15日,青岛海事法院已评估或进入评估程序的执行案件为108件。自2017年7月实行网拍以来,该院涉网拍执行案件74件,网拍59起,已成交33起,成交金额高达1.03亿元,标的涉及船载发动机、游艇、渔船及上万吨级的油轮、货轮等涉海、涉渔财产。

六是强化执行信访案件主体责任,完善执行信访工作机制。

另据了解,青岛海事法院执行局现有干警30人,其中在编干警18人,占全院在编干警的18.4%;员额法官9名,占全体执行人员的30%,高于全院审判庭入额法官数;聘任制书记员、法警共12人,符合最高法院关于执行队伍配备比例的要求。为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提供了有力支撑。该院还积极参加上级法院举办的“执行大讲堂”等各类培训班,邀请上级有关领导和专家为执行干警授课,主动到执行工作先进法院学习考察,努力提升执行人员的业务能力和整体素质。

同时,该院加大资金投入力度,高标准配置执行设施,增补执行指挥车1辆。先后3次召开新闻发布会,通过中央及省市各类媒体发表各类涉及执行的宣传稿件30余篇,营造了良好舆论氛围。

典型案例

案例1:

及时启动网络查控 执结案款88万余元

某国际物流公司与某电力设备公司航次租船合同纠纷案,青岛海事法院经审理后宣判:电力设备公司向国际物流公司支付运费12万美元、杂费5320元及相关利息。判决生效后,电力设备公司拒不履行法定义务。

今年3月14日,国际物流公司向青岛海事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标的人民币88万余元。法院立案执行后,依法送达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执行法官对被执行人电力设备公司的财产情况及时启动网络查控。通过查控发现,电力设备公司在两家银行的账户内存款分别为423162.38元及468860.99元。法院随即向两家银行送达冻结裁定书及协助执行通知书,两家银行于4月20日将执行案款882023.37元扣划至青岛海事法院,该案得以执结。

典型意义

青岛海事法院加强执行查控网络平台的建设和使用,建成“总对总”网络查控平台系统全面上线运行,现已覆盖21家银行及房屋、土地、车辆、船舶等财产信息的查控,实现了财产的查询、冻结和扣划一体化。在该案执行过程中,青岛海事法院通过网络查控,快速、精准的进行强制执行,充分地体现了网络查控带来的便捷有效,降低办案难度,提高办案效率。

案例2:

有能力但拒不还钱 手铐让“老赖”服软

2008年8月,为履行与某船厂签订的船舶改装合同,高某与马某、朱某签订了合作协议,约定由马某、朱某承担相关工程。但在施工过程中,高某违约强行终止工程,并拖欠马某、朱某的工程款、误工损失等费用。后马某、朱某诉至青岛海事法院,请求判令被告高某赔偿相关损失。该案历经两审,2011年12月7日,山东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高某支付马某、朱某19万余元。后朱某将权益转让给马某。

后高某迟迟未履行相应的给付义务,今年3月14日,马某向青岛海事院申请恢复执行,该院立案执行,并送达执行通知书。

执行过程中,法官在黄岛区不动产登记中心查明,被执行人高某名下有黄岛区的房产一套,执行法官当即对该房产予以查封。4月27日,执行法官约谈了高某,约谈时,高某态度极其蛮横,承认已购房产一套,但声称没有钱,拒不履行还款义务。经过执行法官的反复工作,高某终于交付了34000余元,并制定了还款计划。7月15日,高某应该履行第二笔5万元还款义务时,只向法院转款2万元,在执行法官多次督促执行的情况下,高某以“不当面见到马某不给钱为由”拖延偿付余款,随即法院决定对高某采取拘留的强制措施。当高某被带上手铐之后,其当即表示立即履行相应给付义务,其妻多方筹集,当天将21万元执行款连本带息交付法院。高某对自己抗拒执行的行为进行了忏悔,写下了具结悔过书。

典型意义

高某在有财产可供执行的情况下,采取各种措施逃避执行。经多次劝说仍然拒不履行义务,属于典型的“老赖”行径。对有财产可供执行的被执行人,青岛海事法院加大执行力度,对抗拒执行、阻碍执行、回避执行的行为,及时采取拘留等强制措施,坚决予以打击,抗拒执行人员在惩戒措施的威慑下,主动履行了给付义务,让申请人的合法权益及时得以维护。

案例三:申请执行人刘某华等与被执行人包某良案

青岛海事法院受理的申请人刘某华、秦某芝、秦某花、秦某飞与被执行人包某良海上、通海水域人身死亡赔偿纠纷案件,被执行人应赔偿申请人各项损失75余万元。因被执行人包某良未查到具有可供执行的财产,该案于2017年4月被终结执行本次程序。在终本期间,执行员仍继续查找执行线索,寻求执行可能,经执行员多次努力,该案现已执行完毕。

(一)案件的基本情况

2015年1月初,申请人刘某华等四人直系亲属秦有周受雇于被执行人包某良,在包米良所属的“鲁荣渔523XX”号渔船上从事海上捕捞作业。2015年5月2日,秦有周在随“鲁荣渔523XX”号渔船出海作业过程中失踪,后经青岛海事法院宣告秦有周死亡。申请人刘某华等四人多次与被执行人包某良协商赔偿事宜,包某良皆以种种理由拒绝支付。2015年9月7日,申请人向我院提起诉讼。经审理后,作出如下判决:被执行人支付申请人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756675元,案件受理费被执行人承担10000元。后被执行人上诉至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但被执行人分文未付。

(二)案件执行情况

2016年10月16日,申请人刘某华等四人向我院申请强制执行,青岛海事法院立案执行,依法送达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

在执行过程中,执行人员通过网络查控,未发现被执行人包某良有可供执行的财产。被执行人包某良在案件发生后立即将所属渔船“鲁荣渔523XX”号进行了所有权变更,其名下仅有一套住房,面积太小,无法处置。另外由于申请人在起诉时没有主张优先权,即使拍卖渔船,申请人也无法优先受偿。2017年4月本案因无财产可供执行被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在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期间,执行法官没有放弃继续执行的机会。多次做被执行人与申请人的工作,最终劝说申请人与被执行人达成协议,由新的船东作为保证人保证协议的执行。协议约定自2017年6月23日至2017年8月15日前被执行人及保证人向申请人支付赔偿款计利息共522407元,在此期间“鲁荣渔523XX”对船不得离港出海作业;保证人自愿以“鲁荣渔523XX”对船2016年度的船舶燃油补贴款对所欠申请人赔偿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并同意青岛海事法院对上述燃油补贴款进行查封冻结,逾期被执行人及保证人未偿付上述赔偿款,则上述燃油补贴款优先受偿于申请人,并同意由青岛海事法院直接予以扣划。申请人将被执行人为秦有周生前办理的有关商业保险的索赔领款权利及相应保险理赔款转让给被执行人,并向被执行人提供办理上述保险理赔所需的全部材料。在协议执行期间,由于渔船处于休渔期间,船东无收入,保险赔付有限,被执行人仍差一部分钱款未凑足。经执行法官耐心细致的劝导说服,被执行人主动借款,该案执行完毕。

(三)典型意义

每一起执行案件的顺利执结,都离不开执行法官的耐心细致的工作。在案件面临无财产可供执行的情况下,执行法官不轻言放弃,而是多方寻找解决问题的思路,促使案件得以执行。该案在使用正常查控手段的情况下,无法查到被执行人的财产。我院执行人员深入当地保险公司、造船登记部门调查,并在社区内积极了解情况,努力化解申请人与被执行人之间的矛盾,尽可能解决两者之间存在的问题,推动案件的顺利完成。

案例四:申请执行人某集团东营港航有限公司与被执行人东营市某海运有限公司案

青岛海事法院受理的原告某集团东营港航有限公司与被告东营市某海运有限公司海难救助合同纠纷案件,案件诉讼标的共1559万余元。青岛海事法院依法拍卖了“丰盛油16”轮。

(一)案件基本情况

2018年5月14日,某集团东营港航有限公司向我院提出申请,请求依法对申请人因“丰盛油16”轮海难救助、靠泊产生的海难救助款项及相应利息、靠泊费1559万余元进行债权登记。申请人就海难救助款项、船舶靠泊费对“丰盛油16”轮享有船舶优先权。本院裁定,以(2018)鲁72执保18号立案拍卖该船舶。

(二)案件执行情况

2018年5 月14日,某集团东营港航有限公司向我院申请拍卖“丰盛油16”轮,青岛海事法院准许拍卖并通过淘宝网进行公开拍卖。

2018年6月4日,青岛海事法院将“丰盛油16”轮在法院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进行第一次公开拍卖。该油轮起拍价为1050万元,经过157次激烈竞价,120次延时,最终以2460万元高价成交,溢价率高达134%,为案件下步的债权分配奠定了基础。

(三)典型意义

该案是青岛海事法院发布网拍项目以来,成交价最高、溢价率最高的一宗项目,也是青岛海事法院与司法拍卖辅助机构通力合作的又一成功案例。2017年10月份以来,青岛海事法院积极推动执行过程中涉案标的物网络拍卖工作,引进山东产权交易中心作为网络司法拍卖辅助机构,为意向竞买人展示拍品、接受咨询,以提升司法拍卖成交率和溢价率,增进网络司法拍卖透明度,切实推进基本解决执行难。与地方法院拍品多以查封的房产、车辆为主不同,海事法院网络司法拍卖主要集中船载发动机、游艇、渔船及上万吨级的油轮、货轮等涉海、涉渔财产标的。截至目前,青岛海事法院共成交网拍财产30余宗,成交金额高达1.03亿元,其中船舶成交30宗,提高了执行司法拍卖的质量和效率,及时兑现了胜诉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案例五:申请执行人青岛某实业有限公司与被执行人青岛某游艇旅游有限公司等执行不能案

青岛海事法院受理的申请人青岛某实业有限公司与被执行人青岛某游艇旅游有限公司、青岛某船舶制造有限公司、田某、曲某船舶抵押合同纠纷案件2件,案号为(2017)鲁72执55号、56号,执行标的共计2700余万元。另,上述四名被执行人在我院还有其他相关联的执行案件8件,总标的额为1.2亿元,上述8件关联案件的被执行人包括但不限于前述四名被执行人。现被执行人田某、曲某下落不明,两被执行公司无财产可供执行,该案属于执行不能。

(一)案件基本情况

(2017)鲁72执55号、56号两案的执行依据是(2014)青海法海商初字第670号、671号两案的民事判决,上述两个民事案件由青岛市市南区法院移送我院,我院判决青岛某游艇旅游有限公司、青岛某船舶制造有限公司、田某、曲某四被告向原告青岛某实业有限公司连带支付借款2700余万元,并在借款范围内对青岛某游艇有限公司所属的“灰鲸”游艇享有船舶抵押权,在该游艇拍卖价款中优先受偿。

(二)案件执行情况

2017年1月17日青岛某实业有限公司向我院申请强制执行,青岛海事法院立案执行,依法送达执行通知书、财产报告令。但四被执行人未履行义务。

执行中查明:1、青岛某游艇旅游有限公司于2007年10月29日由曲某、田某投资成立,注册资本1亿,出资比例为10%、90%,法定代表人田某,公司住所地青岛市崂山区沙子口街道东麦窑社区。该公司目前已歇业,有8000平米玻璃厂房及船形建筑物,截止2018年7月21日,无银行存款信息、无车辆信息,在船舶登记部门登记有游艇船舶20艘。2、青岛某船舶制造有限公司于2008年4月28日由曲某、田某、青岛某游艇旅游有限公司投资成立,注册资本2353万元,出资比例分别为 70%、 8%、21%,法定代表人田某,公司住所地青岛市崂山区东风船厂内。该公司目前已歇业,无办公地址。上述两公司应为关联企业,现在我院涉案执行标的为4.03亿余元。3、田某于2014年出境到澳大利亚,无入境记录,未查到财产信息。4、曲某于2014年出境到阿联酋,无入境记录。其所有的房产青岛市市南区珠海支路1号3号楼1506室,现已被他案进行拍卖。在车辆登记部门查询到其有2001年别克鲁U08399汽车一辆,于2002年挂牌,已被他案查封,2016年达到报废标准。

上述四名被执行人财产已在两件相关联案件中被先行采取强制措施并处置,财产处置后尚不足以给付该两件关联案件申请执行额,无多余财产给付55号和56号案件申请执行额。

两件关联案件执行过程如下:

1、在(2016)鲁72执46号案执行过程中,2016年10月20日查询曲某名下房产青岛市市南区珠海支路1号3号楼1506室,建筑面积97.39平方;2017年查封青岛某游艇有限公司所属的“海鲨1号”、“海鲨2号”、“海狮”三艘游艇及“鲨鱼趸”一艘;2017年8月21日申请人要求评估拍卖16台发动机;2018年1月15日,“鲨鱼趸”一艘以103万元拍卖成交;2018年4月3日,发动机拍卖流拍,变卖未成交。2018年6月11日,申请人同意以物抵债(16台发动机),抵债金额728000元。2018年7月12日申请拍卖“海鲨2号”。

2、(2016)鲁72执48号案件执行过程中,2015年3月5日查封曲某所属的鲁U08399号车辆、田某所属的鲁B9P788号车辆、青岛某船舶制造有限公司所属的鲁B566LT号车辆、鲁BK8532号车辆,上述车辆均未找到。

我院经网络查控、线下查控、实地调查等多种执行方式,发现上述两案无财产可供执行,对被执行人发布限高令并列入失信名单。约谈申请人后,申请人表示不同意对青岛某游艇旅游有限公司和青岛某船舶制造有限公司申请破产,上述两案已于2017年12月4日以终结本次执行方式结案。

(三)典型意义

在案件执行过程中,由于被执行人客观上确实无财产可供执行,经执行法院穷尽手段仍不能执行的案件为执行不能案件。法院执行是一种事后的法律救济措施,案件能否执行到位一方面取决于法院的执行力度、执行措施;另一方面主要取决于被执行人的履行能力和经济状况。法律规定,在穷尽财产调查措施,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并且已经履行完法律规定的措施,可以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本案中有四名被执行人,两名自然人已出境,现下落不明无法联系;两被执行公司现均处于歇业状态,且其股东均为上述两自然人,两公司属于关联企业,四名被执行人财产为混同状态,无法通过追加股东承担履行义务。且被执行人名下财产均已在其他案件中处分完毕,现已无其他可供执行财产,申请人不同意对该两公司申请破产,丧失继续执行的可能性。该案属于典型的无财产可供执行的执行不能案件,应以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结案。(记者 张海杰 通讯员 王靖媛)

编辑:李赛男

0

精彩图集

热文排行
焦点数据
热门关键词
精华推荐
社区热帖

友情链接
大众网 齐鲁网 中国山东网 信网 青岛齐鲁网 青岛世园会 半岛网 中国青岛蓝色经济网 青岛吃喝玩乐网 威海传媒网 鲁中网 山东菏泽网 聊城新闻网 卓创资讯 青岛城市传媒 东北亚财经网 健康一线 谣言百科 中国即墨网 青岛市互联网违法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更多...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鲁ICP备:09091744-1 鲁新网备案号:201053201 鲁公网安备号:37021202000015
  • 地址:青岛市崂山区海尔路182号青岛出版大厦3-5F 邮编:266061 业务合作:0532-68068328 68068327
  •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山东中苑律师事务所 李维岳、赵宝林、戴志辉律师
  • 山东照岳律师事务所 刘均、傅强、高峰律师
  • Copyright 2005 - 2014 青岛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Powered by CmsTop